2019年6月11日星期二

別隨便說「加油」

遇見抑鬱的人,不要隨便說「加油」。

「加油」是一句鼓勵的說話。遇見心情低落的抑鬱者,很少人不會寄予同情,也很少人不會想伸出援手去給點幫助。假如抑鬱者要的是金錢,或者是衣食住行學業住屋工作機會,只要幫得到,別人一定不會吝嗇。

為的只是希望你快點好起來,不再抑鬱。

偏偏抑鬱症的人就不是要這些。心情低落的人,不能用物質去支援,因為抑鬱是完完全全情感上的暗黑狀態。活在抑鬱陰霾之中,需要的不是物質,而是渴求一點點光,進入灰暗的心田。

身旁的人,既擔心又無助,不知道去那裡找那一點「光」。是去點一支蠟燭嗎?假如一點燭光可以照亮抑鬱、驅走心靈的黑暗,抑鬱者身邊的朋友,應該不會介意買下1000枝蠟燭點在家裡。可惜這也行不通。

抑鬱症的人渴望被了解和聆聽。聽的人希望給點支持,於是拍一拍他肩膀,來個深情擁抱,再用一鼓充滿正能量的聲線說:「加油!別放棄自己!大家都會支持你的。加油!!!」

只可惜,抑鬱症其中一個徵狀叫Avolition(動力缺乏),就像一部車子,無油了,踏極油門,車子也走不動。你叫他「加油」,那裡去加呢?更沮喪了:

很多抑鬱症的病人對我說,當心情低落的時候,會寧願躲起來不見人。假如要我在心情差的時候聽別人猛說「加油」,我想我也會躲起來。

社署自殺宣傳片截圖

2019年6月1日星期六

隨波逐流

人總愛隨波逐流。因為,要獨自一人走自己的路,換來的就是無限孤獨。

人人都說是好的東西,你貪新鮮,嘗試一下,覺得不外如是。但當有別人問起你的時候,你卻不期然豎起大拇指,說:「真的是非常棒!」完全是違心話。
這也是隨波逐流。

隨波逐流是一種外在壓力嗎?其實,當大家都在行同一條路、向同一個方向走,你的加入,只會令大家覺得更擠擁,最好你不要進來,自動放棄,別來隨波逐流。但正正是那種被別人排擠出來的感覺,令人內心更不是味兒,更想削尖頭顱擠進去。那就不要怪是別人迫你了,是你抵受不住寂寞,自己硬闖進去,怨不得人。

當然,總會有一些聰明人,看到大眾都在走向錯誤的方向,死路一條,不想陪葬,寧願走自己的路。此時旁人又有話要說了:「他是誰?怎麼一個人在走呢?這麼奇怪的呢?」原來當你隨波逐流,別人覺得你來競爭,就要出手阻止你;不隨波逐流呢,別人卻覺得你古怪,對你冷眼歧視。

真煩。

滾滾紅塵之中,偶有睿智的人看透世情,特立獨行、不隨波逐流之餘,面對那些行向地獄之路的眾生,也只是笑而不語。

(Photo source: Humanity)

2019年4月29日星期一

回憶與忘記

記憶是很有趣的一回事。

人們總是以為,越美好的回憶,留在腦海裡的印象就越深。於是,當心情不好的時候,想回味一下開心的往事,可是不管如何努力去回想,就是怎樣也想不出來。

相反,越令人討厭的人和事,卻越難忘記。曾經深深傷害過你的人,說過的一句半句刺傷你的說話,即使你已經放下了仇怨,饒恕了他,甚至已與他重修了舊好,但當想起那天大家爭吵時那間餐廳的角落,他那雙惡毒的眼神,那凶狠的語調,每次一提起,總是歷歷在目,心中仍然有隱隱的痛。

原來人的記憶有一個原則:刺激越深,記得越深。刺激可以是正面的刺激,也可以是負面的刺激,但無論是正面負面,只要刺激的力度不夠深,記憶就像馬路邊沒有生根的盆栽樹,颱風一來,就都吹倒了,回憶也忘掉了。

快樂的往事雖然令人心清氣爽,但卻嫌過於輕悠,就像和風細雨、細水長流,有點悶,沒太多刺激,記憶也就扎得不夠深。但一句刺傷人心的說話,就像一把尖銳的長劍,直刺入潛意識裡,還要長出毒鈎,緊緊扎在靈魂的最深處,永遠不能忘懷。

記憶還有一個特點,那就是:和人的五官有關。佛家講:「眼耳鼻舌身意,色聲香味觸法」,回憶的內容不能只是人和事,最好還要涉及各種五官感受,那就記得最深。有沒有試過以下的經歷:本以為忘掉了的事,偶然來到一處地方,看見一處熟悉的場景,甚至可能只是聞到有點相識的氣味,突然靈光一閃,所有回憶就像電影回帶,都一股腦兒湧上來,人就呆在那裡,心靈卻回到過去那一點的時空,久久不能釋懷。

2019年4月19日星期五

人為快樂而活

人為快樂而活。

人生在世,總是汲汲營營於各種各樣的追求:小朋友追求更多的玩具,學生追求更高的分數,打工一族追求更高的人工、更好的前途,家長追求小朋友入更好的名校。。。

追求、追求、追求。現代人彷彿患上了「追求強迫症」,即使有一刻覺得太累了,不想再追,但停下來了的人生,就好像是不上進、不進取的人生。很多成年人的思想,仍然停留在小學生的階段,腦海中還是響起小時候母親在耳邊的嘮嘮叨叨:「怎麼你這麼懶惰呀?」、「還想玩樂到幾時?」、「為何仍在浪費時間?」、「你做這種那種無聊事有甚麼用?」、「你上進一點好不好?」⋯⋯

好了好了。我告訴你,現在你已經長大成人,也許已是別人的母親,犯不著天天對著自己咆𠱼,強迫自己努力上進。你追求了半輩子,也已是薄有所成(雖然還未及母親期望的一半),但這些都是你內心真正的需要嗎?還是只是為別人的期望而活?

人生的目的,人人都有不同。有人喜歡沉迷在自己的興趣,廢寢忘餐;有人喜歡和一大班朋友窩在一起,每天言不及義,卻樂不可支;有人愛幫助有需要的人,以助人為快樂之本;也有人想發展自己的第二事業,人到中年才從頭做起,轉去做完全不同的行業,也幹出亮麗的業績。

但這些目標都有一個共通點,那就是:隨心而活。只有傾聽內心的聲音,按著自己的真性情而活,才會快樂。

人生,以快樂為目的。

2018年5月3日星期四

好人壞人

好人容易抑鬱症,自私精才不會死。

好人多數謙虛隨和,處處為人設想,但太盡責,肩上負擔重,又容易內咎自責,內外壓力夾攻,於是崩潰。

壞人多數自私,斤斤計較,卸膊快,自己卻輕輕鬆鬆早收工;永不自我反思,習慣諉過於人,甚麼都是別人的錯社會的責任,內心只有憤怒,沒有悲傷。

壞人的心理相當健康,但都是建立在別人的痛苦身上,所以遲早眾叛親離,或者遇上更壞的惡人,上得山多終遇虎。

好人容易蝕底,但得道多助,善因廣種,多種多收。但切記:「幫人要有底線,律己切忌嚴苛」。對別人和對自己,用同一把尺,才算公道。

2017年7月1日星期六

【許龍杰醫生:神經系統淺談】

現代的精神醫學(Psychiatry)相信,人類所有的精神和情緒疾病,都是由神經系統(Nervous System)而來。大腦由神經細胞組成,但大腦延伸出更多的神經細胞,通過腦部下面的脊椎骨之內,一直由頸、背、腰,一路伸延到俗稱「尾龍骨」的地方,這就是脊髓(Spinal Cord)。脊髓就像一條百足之蟲,延伸出無數的神經線,接駁到身體不同的肌肉、感觀細胞和內臟器官,掌控著整個人體。

傳統上,人體的神經系統,分為「中央神經系統」(Central Nervous System - CNS)和「周邊神經系統」(Peripheral Nervous System - PNS)。假如用內地國情做類比,就好像當社會出現了問題,有時是地方政府的責任,有時也是中央的問題。當身體幾個器官都不舒服,就像幾個省市都不約而同出現經濟困難,有時由中央出手,進行宏觀調控,效果也許更佳。

當然,周邊神經系統,也很重要。想像一下,當大腦異常焦慮,通過周邊神經系統連接著的胃部,即時就分泌大量胃酸﹣﹣那你當然會緊張得胃抽筋。另外,周邊神經系統也連接著大腸,人於是也會覺得攪肚痛,要上厠所﹣﹣這就是「腸易激綜合症」(Irritable Bowel Syndrome – IBS)了。

所以,很多胃病、腸易激、肩頸痛等等內科和骨科問題,與焦慮症和抑鬱症等精神科問題,有莫大的關係,要進行綜合治療,才能事半功倍。

2014年11月7日星期五

【許龍杰醫生:缺乏動力與抑鬱症的關連】

「抑鬱症」這三個字,人們的第一印象,往往只聯想到不開心和情緒低落。不過,原來並非所有抑鬱症患者都會出現抑鬱徵狀,當中有部份人士只會出現缺乏動力的情況,整日「宅」在家中,不願與人接觸,卻未有感到不開心,最終患病而不自知。 

抑鬱症令人想起情緒的鬱悶、鬱結,但英文的depression卻有更豐富的涵意,如西方形容經濟低迷為之economic depression,除了表達了物價指數下調的經濟情況,也描寫了社會經濟活動停滯、市面一片冷清的蕭條零落之象,拿來形容抑鬱症病人無精打采、呵欠連連的徵狀,實有異曲同工之妙。

或許有人會認為,缺乏動力對患者的影響微不足道,但是長遠而言,天天無精打采,卻會對患者的生活、工作,甚至家人、朋友,都造成負面影響。舉例來說,正值事業搏殺期的患者,他們會因此而常常請病假逃避上班,最終因而失去工作。此外,經常請病假亦會增加同事的工作量,繼而影響同事之間的關係。 

社交方面,患者又會因為不想與朋友接觸而無理爽約,久而久之,社交圈子愈來愈小,惡性循環之下,情緒亦有可能受到影響。而家人方面,亦會因為不清楚患者的情況與抑鬱症有關,因而在日常生活中發生齟齬,連帶家人的情緒亦會受到波及。 

所以,大家必須警覺有關缺乏動力的病徵,及早呼籲患者求診,接受治療。很多人以為藥物只是用來鎮靜患者,令病人呆呆滯滯不用胡思亂想,但這只是一般的誤解,充其量也只是幾十年前舊一代藥物的問題。現時由於醫藥進步,已有不少新的藥物幫助患者改善抑鬱情緒,其中更有些能同時改善缺乏動力的問題,也較少引起疲累的副作用,以免影響日間的工作效率。

正是:病向淺中醫。雖是老生常談,但仍是金石良言。


原文刊載於2014年9月26日都市日報專欄「對症樂曰」,文章已修改。)

如何可以,提起精神?

2014年8月21日星期四

讓自己變得可愛的7個方法

1)不要埋怨。當一個人在埋怨的時候,心裡面整天想著的,都是別人的壞處、缺點,這等於將他人的負能量,積存在自己身上,再散發出如惡臭般令人討厭的感覺,這樣無論如何,也可愛不起來。

2)禮多人不怪。一聲早晨、多謝,當朋友之間如果太熟,有時很容易忽略掉。簡單的一句衷心的恭維,令別人心花怒放,自己也變得可愛。

3)寬恕你的敵人。仇恨就像一個鈎,刺傷別人,也令自己流血。怨毒是情緒的伊波拉,令人活得灰暗。今天就試一試,原諒一個得罪了你的朋友,放開別人,也放開自己的心。

4)多口問一句。每天接觸的人何其多,親人、同事、上司、朋友 、客戶,大家交談的說話不計其數,但有幾多是機械式的言語往來,有幾多是真心交流?不可能每一刻都與人推心置腹,但假如每一次客套之後,都能多口加一句關心別人的說話,別人收到一點暖意,自己也可愛一點。

5)開懷大吃、大笑、大喝。今天的人太想減肥、保持儀態、控制外表和情緒。健康當然重要,但過份自制,人便變得拘謹,甚至精神緊張。有時放鬆一下,開懷吃喝,令身心暢通,也發放多一點正能量。

6)找別人幫自己一個小忙。不要以為,讓別人任勞任怨,便能討人歡喜。有時,適當地找別人,幫自己一個小忙,別人在能力範圍內做到了,便要衷心感謝,令別人覺得有被需要的滿足感和成就感,也讓自己的可愛度加分。

7)與身邊的人分享歡樂。分享不是加法,而是乘法,當歡樂被分享出去,正能量就能感染所有人。不要只在面書按分享,要主動走出去,向別人親自分享心中的快樂,才是讓自己變可愛的不二法門。

我可愛嗎?

2014年8月11日星期一

沒女大解讀﹣﹣恐懼

人心理上的恐懼,有不同的層次。

面對眼前的生命威脅,人的交感神經系統受刺激,即時會出現心跳、手震、出汗,甚至驚恐哭泣的徵狀,就如Toby在半空中的表現,這就是一般恐懼症(Simple phobia),如果生命威脅的來源是高空,便是畏高症(Acrophobia)。

Phobia的恐懼,在心理的淺層,一般只需簡單的exposure therapy,即是逐步面對恐懼的對像,訓練自己減少焦慮的反應,便能處理。

但自我中心、公主病的人,出問題的多數是性格,例如一些自戀型性格障礙(Narcissistic personality disorder)的病人,雖然日常生活表現出的是自高自大、目中無人、喜歡欺負別人(Interpersonally exploitative),但深層次的心理,卻是極度的自卑。

脆弱的自專心,令人不安和恐懼。這種深層次的恐懼感,不是簡單的exposure能夠處理。歷奇驚險的體驗活動,只能令人習慣面對由高空帶來的恐懼感,除非患者能generalise到日常生活,在平日面對其他恐懼也能應對,否則,再多再強烈的體驗,也只會是徒勞無功。

自大,但其實極度自卑的人,最恐懼的,其實是自信心的被貶低。攻擊、批判、取笑、排斥別人,是先發制人的策略,令別人不能攻擊自己脆弱的自專心,是很幼稚的心理保護機制(Psychological defence mechanism)。要走進病人被保護機制層層包裹住的自卑內核,那最深層的恐懼,殊不簡單。

所以,再刺激的體驗活動,最多也只能醫好Toby的畏高症,除非她願意放下心理自衛,打開心扉,讓別人幫助自己。只要能立定心志,由衝破自己的comfort zone開始,Toby一定能一步一步,向改變自己的性格,邁步向前。

加油!

2014年8月1日星期五

【許龍杰醫生身:疑心生暗病】

最近身在美國的王丹,由於長期頭暈,懷疑自己生腦瘤,但又無錢付美國的健保費,於是在面書求救,希望回台灣照腦掃描。假如檢查的結果正常,無論是王丹,還是他的親友粉絲,當然也鬆一口氣。可是有一些人,明明身體正常,卻常常疑心自己生病,甚至去到偏執的極端。

志強是一個典型的香港打工仔,做一份寫字樓工,工作壓力大,上有高堂下有妻兒,還有供樓壓力。一年前開始,志強發覺自己有頭痛、頭暈、作嘔等徵狀,開始時看普通科醫生,診斷他患有偏頭痛,處方了止痛藥,可是,病情卻沒有好轉。

他再找了不同的私家醫生求診,但由於沒有其他徵狀,所有醫生都只給他處方止痛藥。之後他嘗試上網找一些健康資訊,特別是關於人的頭部和大腦結構的資訊,發現原來人腦,特別是腦血管的結構,錯綜複雜,一不小心,腦血管爆裂,隨時會引起不可收拾的後果。

自此以後,志強開結感覺到頭部的痛楚,是來自他的腦血管。有時他感到頭的一邊,好像一下一下的陣痛,就好像血管一下一下的脈動一樣,便擔心腦血管會不會正在出血?或者溢出的腦血,會一下一下地壓向腦神經?如是者他又留意自己的另一邊手掌,好像又真的有點隱隱痳痺,情況就好像中風一樣。

於是他向腦神經專科醫生求救,但各種身體檢查的結果皆正常,腦掃描、磁力共震、甚至腦血管掃描都做過了,全部無事,每一條腦血管,在黑白的造影相片下,看得清清楚楚,全部順通無阻,健健康康。

可是,志強仍然心有不甘,帶著一大叠造影片,去找不同的腦科醫生求救。到找到第N個腦科醫生,在醫生口中聽到最新科技的正電子腦掃描(PET Scan),志強要求轉介,腦科醫生答應了,但條件是,他要先去看一看精神科。

來到精神科醫生的診所,志強堅稱自己的情緒精神正常,睡眠胃口日常生活也正常。可是一談到他的頭痛,他卻將自己如何「感覺」到腦血管的出血,說得繪形繪聲。他堅稱之前看過的所有腦科醫生,都誤診他為偏頭痛,找不出他腦血管病的根源,為了進一步探究病因,他要再接再勵,做更精確的高科技診斷,徹底找出病因。

這是典型的疑病症(Hypochondriasis)病人的病歷。患者會有無窮的執著,深信自己的身體患上了一些特定的惡疾,即使有眾多的醫療程序否定了病者的疑慮,病人依然毫無動搖。無窮無盡的疑心,無止境的求醫求問,令偏執的疑慮,成為病患者心中,一道永遠無法磨滅的陰影。


(原文刊載於《身心心理健康雜誌》2014年8月第53期)